我是一位已行醫30年的醫生。我的專長是急診醫學,所以重創傷對我來說是蠻常見的事。但是,我沒想到有一天我會親身經歷。當我上方的液壓升降機失靈時,地心引力接管了下一秒的未來。由於兩個物體不能同時佔據同一個空間,而且這輛車的質量和慣性比我大得多,所以我就喪失了手腕和前臂。

急診醫師的截肢之旅(上)

在被車壓住幾個小時之後,我設法從車底鑽出,並尋求幫助。在醫院接受治療時,一位警官從現場取回了我的手臂,然後我就被送往另一家醫院,而手術團隊在22小時的手術中幫我重新接回手臂。這包括橈骨重建,但尺骨受到嚴重損壞而無法修復。(橈骨和尺骨分別是前臂的外骨和內骨。)雖然斷肢處相對完整,但汽車砸落時,煞車盤和輪胎組件的衝擊破壞了截肢處上方的骨頭。

 

我接受了治療,包括各種物理治療和幾種矯形器和數種被動矯正裝置。雖然手仍然存在,但沒有神經反饋,無法感覺或運動。更糟糕的是,由於整隻手無法作用,且伴隨著腕力微弱與腕疼痛,我無法使用手臂和肩膀的剩餘部分。所以,因為整隻手臂無法動作,伴隨而來的就是手臂僵硬和萎縮。

 

於是我考慮一系列手術來改善前臂的狀況。然而,既然已無神經知覺與動覺同時手腕關節脆弱不堪,這樣做的價值為何?畢竟,明顯改善或恢復功能的可能性都很小。

 

最後,在我的整形外科醫生的診斷和同意下,我接受了治療性的截肢手術。在術後,由於數種病徵的消失,我突然間從痛苦、失望和沮喪的情緒中被解放出來。

 

疼痛的次數以及程度在在正常的術後疼痛和初期幻痛之後大大減少。手腕受傷伴隨的疼痛和敏感都消失了,3個月後,幻痛減低至最低水平。

 

在截去了無用的手腕和手後,我現在可以使用我的殘肢了。我可以隨身攜帶物品,推門,支撐自己,自己起床,抓癢,最重要的是,我可以再次雙臂擁抱我的妻子和孩子。而做到這些事情甚至不需要用到義肢。

 

我更常使用未受傷的手臂。這可能聽起來很奇怪,但完好的手臂主要用於保護和支撐受傷的手臂。

 

另外,我可以使用義肢了。之前雖保存了完整的手臂,但在其無法作用下我其實什麼都不能做。更糟的是,它甚至無法幫助我操作任何物品。

有了我的義肢,令人驚訝的是我能夠再次做許許多多的事。到目前為止,最重要的是我可以自己吃飯和穿衣服,開車,打領帶,打開罐頭,使用工具和整理家園。我也浪費了更少的時間在尋求他人幫助上。

 

雖然我的假手永遠不能給我在受傷之前的功能,但它還是大大優於之前重新接上的手臂。

接著繼續看「急診醫師的截肢之旅(下)」

分享文章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