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義肢故事】愛能征服一切(下)

0
355

多年之後,這對夫婦的內疚感已經逐漸減少。“我感到內疚”邁克說,“但事發至今,我從這齣悲劇中看到了一些正面意義。”

邁克和桑德拉都知道他們的故事對社會有所啟發,他們感到很欣慰。 “有些人會說,’你知道我和我的孩子會一起駕駛割草機、我在割草的時候和孩子在外面玩捉迷藏’,”。邁克說 “他們在聽到我們的故事之前根本沒考慮到風險。”

這對夫婦也了解到他們並沒有真的“摧毀”喬丹的生活。

“她每天依然有所成長”邁克自豪地說道。“她實在很棒,每年都會在聖地亞哥參加運動員基金會的挑戰活動,且獲得傑出的成績。她也感動了人們的心,分享她生活點滴,她就是如此外向和可愛!她也是一名出色的高爾夫球手,一直在亞特蘭大參加美國兒童巡迴賽,去年更獲得第三名的成績!“

桑德拉說:“我覺得上帝把她送給我們,以便我們能夠幫助她實現自己的人生目標,與這些殘障的運動員合作。”“我真的認為這就是她的歸屬。”

這對夫婦甚至與其他發生類似事故的人交流。他們試圖幫助其他父母意識到,他們的孩子,無論他們的殘疾情況多糟,他們就像一般的孩子,施以愛與鼓勵就會出類拔萃。

當喬丹失去了腿,邁克和桑德拉並沒有向類似經歷的人尋求幫助。如今,他們知道,當初如果尋求諮商情況會好很多。

桑德拉說:“我希望社會上有更多為家庭服務的團體。” “我認為這能幫助父母,知道他們的孩子能活下來並且健康成長。”

理智上,邁克和桑德拉都知道這個意外不是他們的錯,但這些年來發生的一些事情又重新喚起內疚感。

去年我們聽到一些父母說,“妳們看那個女孩,她的父母怎麼能在割草時放她在院子玩呢?"邁克說他們沒有意識到我們就是她的父母。”

有些父母也不再讓他們的孩子和喬丹一起玩。 “這讓我很困擾”邁克說,“我的生活不需要那些膚淺的人。我寧願面對我的內疚感也不想跟他們打交道。“

這對家長也擔心喬丹的未來,儘管他們有良好的健康保險,並且得到了社區和亞特蘭大兒童醫療保健公司的大力幫助,但他們不知道喬丹的未來在哪裡,一個義肢可能花費數萬美元,而孩子的成長過程也需要很多錢。

“這就是為何我現在還感到內疚”邁克說。 “隨著年齡的增長,她要怎麼支付她的義肢和設備?”

但是他說,有些事情最好留給上帝。 “這就是命運的安排,而她唯一可以與之對抗同時健康成長的地方就是家。或許是命中註定,也或許是諷刺,但她來這裡是有原因的。

我們打了收養電話,她來到了這裡。我們愛她至死不渝,在我們在看到她或認識她之前就決定愛她了,而我們也愛她至今。

喬丹並不會因為這次事故而責怪他們,而這讓他們更愛她。邁克說“有時當我們問她,會不會想念原本健康的腳,她會看著我說’別擔心,爸爸。我還是有兩條腿呢。“她愛我們,她撒謊只是不想讓爸爸傷心。”

分享文章